2020年欧冠夺冠热门

2017年6月 2020年欧冠夺冠热门 > 企业内刊

要建最大慈善机构绝不套现走人

在学问走出去方面  民企更有优势

提问:王董事长您好,我是资本金融研究院的,我请教您一个问题,医疗和教育是两大民生问题,您的企业在不断转型,这两大行业您有没有考虑,将来有没有投资的想法?

王健林:医疗大家已经投了,大家三年前就进入医疗产业了。第一个国际医院明年就会在青岛开业,在成都的医院也开工了,可能大家会逐渐地把医疗产业也作为万达的一个投资方向。但是不是作为支柱产业?还有待论证。

教育说实在的,我目前还没有看到产生利润、产生现金流更好的方法,教育方面目前大家可能还不会大规模进入。

提问:王董事长您好,我是商学院的王怀新,请问您一个问题,在推广中国学问走向世界的进程中,相对于国有大型企业与政府机构,您认为万达有怎样的独到优势呢?

王健林:相对于政府和国有企业,可能在学问走出去方面,民营企业更有优势。原因大家应该理解,就是国有企业股东是政府,西方有些国家特别是发达国家对政府去投资学问产品和学问渠道有诸多限制,对民营企业限制比较少,审批比较容易。所谓的优势可能主要就是这方面。

还有一个优势就是民营企业可能在管理上、在激励制度上比国有企业更容易做一些,到了西方,你不可能派一批中国人去管理,还是要留住原有的管理团队,建立了激励机制,管理可能相对容易一些。

要建最大慈善机构  绝不套现走人

提问:董事长您好,万达俱乐部在足球领域是横扫亚洲的,您是如何评价当今中国足球的呢?

王健林:我不好评价吧。我说实话,伤着别人;我说假话,我不太会讲,所以最好这个事我就不评价了。

提问:王健林先生您好,欢迎来到法大。我有一个问题,您今天讲的主题就是践行学问自信。但万达作为全球最大的一个院线运营商,到目前为止好像并没有推出非常有世界影响力的中国大影片,请问近期万达有没有什么大制作中国影片?

王健林:你这个大影片是指全球,还是中国?如果讲中国,大家还是有一些的,比如《寻龙诀》《北京爱情故事》等等,但是如果放到世界上还是不行的。如果不讲中国内容,刚刚放完的《金刚》也是大家的,但内容是美国的。如果讲中国影片要想真正大,这个大主要是指票房收入,这个过程非常长,恐怕要随着大家经济的强大,一部一部影片的失败,才能逐渐建立起来,所以万达现在还不敢说大话,说大家推出了多大的作品、有多大作为,这个需要时间。

提问:我是商学院金融系的老师胡业,最近大家都看到股市一塌糊涂,您作为首富,也作为一个资本市场重要的投资者,您怎么看待很多上市企业的大股东在上市之初用极低的价格来购买股票,上市以后大规模套现,这样的人非常多,您如何评价这些状况,您将来会不会也来套现?

王健林:关于大股东套现,这方面的批评,证监会刘主席已经有非常明确的评价了。我建议你去看一看他的评价就好了,我就不用过多评价。至于我自己,我明确告诉你,我不会套现。因为我的目标就是要建立一个至少中国最大或者有可能世界最大的慈善机构、慈善基金,所以我不会套现走的。我奋斗的目标就是享受这个过程,但最终我的财富会有很好的处理方式,所以我不是讲过了嘛,重要的不光是赚钱,是看如何花钱。

实体经济难 不怪互联网

提问:董事长您好,想问一个关于实体经济和互联网经济的关系问题。实体经济受互联网影响比较大,尤其是很多线下这种实体店,因为互联网经济越来越发达,都已经濒临这种崩溃的边界,也知道您跟马云先生有一个赌,就是想问一下您如何看待互联网经济对实体经济的打压问题或者影响问题?

王健林:实体经济最近这几年比较困难,原因是多方面的。我觉得最大的原因不是互联网的冲击,这一点我是认同马云先生的看法的。实体经济现在过得不太好,不是因为网络经济的盛行,是实体经济到了转型升级或改朝换代的时候。中国过去多年,实体经济基本上是靠出口和投资两个方面,占了大家GDP的六成到七成,现在这两个方面出了问题。出口是因为外部环境发生变化,投资在国内也走到穷途末路了,没什么可投的了。

实体经济如何重振雄风,现在国家已经出台一个政策,大力支撑实体经济的发展,而且国家也要求金融企业大力支撑实体经济,防止经济脱实向虚。实体经济能不能做得好,关键在于创新,就是不能完全生产过去习惯的产品或者采用习惯的商业模式,即使原有商品,也要重组销售渠道,或者把产品创新。总之,做到别人不一样的地方,这样实体经济才能走出去,否则是很难走得好的。

提问:王董事长您好,我是资本金融研究院的刘彪,这两年看到您经常把目光投入到公益事业,请问一下您接下来的公益,特别是对学校捐赠方面有没有什么项目?

王健林:您还不如实实在在说我打算对你们法大捐点什么算了,年轻人要实在一点嘛,接下来我和黄校长商量给你们法大做点好事好不好?

提问:我是政法体育产业的学生,对于最近网上炒得非常火的中国格斗,弘扬中国武术学问,您有什么样的建议?

王健林:你这问的是一个武术问题。我觉得一个格斗的人把一个打太极的人打倒了,并不意味着整个太极不行了,也并不意味着中国武术不行了。中国武术能打败外国人,实战型的人还是有很多的,所以你等着能打下来的人的到来吧,很快的。

商业的成功离不开法治的支撑

提问:您作为中国最成功的商人,如何看待中国的政商关系?

王健林:政商关系,习总书记去年在视察全国工商联的时候有两个字叫亲、清,一个亲近,一个清白。我曾经在多年前也说过一句话,叫做亲近政府,远离政治,所谓新型政商关系是什么?就是联系,但不是勾结,支撑但不是贿赂,这就是新型政商关系。

如果商人不跟政府联系怎么可以呢?资源掌握在政府那里。也许有人站出来说我从来不跟政府联络,我觉得这是说假话。正确的联络方式是清白、透明、公开,政商关系最好的建立方法就是创新企业商业模式,让社会资源自动来求你,社会资源为你所用。如果走传统模式,跟着别人屁股走,也许你的政商关系就很难处理。

黄进:我在看你送给我的《万达哲学》那本书的时候发现,在您企业发展过程中,曾经一段时间有大量官司缠身,大概有222个官司,您怎么看法治和商业之间的关系?

王健林:商业的成功离不开法治的支撑。对一个企业来讲,法治最大的作用不是促成商业模式的建立,而是防范风险的发生。万达有法律中心,但并不妨碍大家聘请外部律师,比方说大家的法律中心主要处理日常商业活动,聘请的外部律师则主要打商业官司。所以企业的成功绝对离不开法律的支撑,离不开法律制度的建设。

这四大产业或将出现万亿级的企业

提问:您如何看待军民融合这个关键词?对军民融合这一产业您是否有意向跟进投资?

王健林:军民融合在国外是成熟模式,在中国因为特殊的原因,军事工业基本上是国有工业,或者说军工企业,但是随着经济的发展,相信十年二十年以后,绝大部分军用产品都是民营企业在制造,我特别支撑军民融合。

提问:5月3日习大大刚来到法大,您今天又来到法大,又是提出学问自信,请问二者有什么关联吗?

王健林:说实话,纯属巧合。刚才黄校长已经说了,两年前我来法大参加资本金融研究院揭牌活动,那时候黄校长和刘教授对我说,你来讲一课,我随嘴就一说行啊,没想到说了以后,他俩就盯着要把这个事落实。3月份的时候,他们又到我企业找我,说这个事得兑现承诺,我说行吧,既然承诺了就安排,时间你定,就给我定了5月12日。

提问:2003年中国政法大学建立了第一个国际商务专业,作为一个民营企业,万达是一个非常成功的跨国企业,中国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跨国企业,王董事长您对国际商业或者国际人才培养有什么样的建议?

王健林:我给你说一个现象,中国的经济远比印度发达,中国的企业规模也远比印度企业规模大,但在世界大企业高层中任职的印度人的比例远远多于中国人。这是什么原因?不完全是语言障碍,很多中国人英语也说得倍棒。法大也成立了商学院,我希翼大家法大的商学院能够率先成为跨国人才、特别是跨国高级人才的培养基地。有一天在外国企业当中,咱们中国人高管的比例超过印度,那就是大家商学院努力的目标。

提问:王总,您在演讲中提到中国企业管理思想要走向世界。您觉得中国的企业管理思想是什么?要怎么样做才能把中国企业管理思想推向世界?

王健林:中国的企业管理思想走向世界,首先是中国的企业管理实践走向世界。管理实践走在前面,管理思想才有可能从实践中产生。理论是从实践当中产生的,当然,理论可以反过来再引导实践。所以说,中国企业管理思想走向国际,首先是中国企业走向国际。

提问:王总,您刚才提到学问走出去,大家也知道从万达学问集团成立之后,您通过资本的手段去境外不断收购、并购,使得整个万达完成了一个很漂亮的转型。这一两年可以看到,资本市场出现一个很大的变化,就是外部的管制变得很严了。

王健林:我认为这个管制是暂时性的,时间不会太久。现在外汇已经连续三个月正增长,人民币贬值预期在大幅下降,所有东西都跟着预期在变化,我相信美金不会永远在高位,随着人民币的坚挺,这种外汇管制措施会取消。作为一个企业,肯定要跟国家政策相适应,不能逆势而为,现在在管制期间,大家的并购至少会精挑细选,或者适当放慢步伐。还有大家可以运用境外的资金再来做并购,不一定要用境内的资金。

返回顶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